國企職務犯罪研究系列之國企管理人員在刑法中的范疇

時間:2019-05-13 來源: 作者:張啟明,許明 瀏覽: 打印 字號:T|T
  為更好的?;す兇什?,國家在監察體制改革中將國企管理人員納入監察委管轄,規定于《監察法》第十五條第三款中。但在刑法中,并沒有國企管理人員的概念。根據監察法釋義,國企管理人員主要是國有獨資企業、國有控股企業(含國有獨資金融企業和國有控股金融企業)及其分支機構的領導班子成員,包括設董事會的企業中由國有股權代表出任的董事長、副董事長、董事,總經理、副總經理,黨委書記、副書記、紀委書記,工會主席等;未設董事會的企業的總經理(總裁)、副總經理(副總裁),黨委書記、副書記、紀委書記,工會主席等。對國有資產負有經營管理責任的國有企業中層和基層管理人員,包括部門經理、部門副經理、總監、副總監、車間負責人等;在管理、監督國有財產等重要崗位上工作的人員,包括會計、出納人員等;國有企業所屬事業單位領導人員,國有資本參股企業和金融機構中對國有資產負有經營管理責任的人員。也就是說監察法的國企包含國有控股、參股企業。但在刑法及相關立法、司法解釋中并沒有國企的定義,只是在2010年兩高《關于辦理國家出資企業中職務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簡稱《國家出資企業意見》)中規定了國家出資企業包括國家獨資企業,國有資本控股公司,參股公司。那么國有控股公司、參股公司屬于刑法上的國企嗎?我們依據國企管理人員觸犯罪名的三類主體依次探討:

  國家工作人員

  是指國企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和國家機關、國企、事業單位委派到非國企從事公務的人員。根據2001年最高院給重慶市高院《關于在國有資本控股、參股的股份有限公司中從事管理工作的人員利用職務便利非法占有本公司財物如何定罪問題的批復》,國有資本控股、參股的股份有限公司中從事管理工作的人員,除受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委派從事公務的以外,不屬于國家工作人員。因此,刑法上針對貪污賄賂罪、瀆職罪的國企,是指國有獨資企業,不包含國有控股、參股企業。

  【案例】(指導性案例)如何認定國家出資企業中工作人員的主體身份

  中建八局第一公司(國有性質如下圖)總經理辦公會研究決定任命的西客站交通樞紐項目部商務經理王海洋,利用職務便利,為分包施工隊謀取利益,分三次收受施工隊負責人好處費共計人民幣27.6萬元。

秒速飞艇怎么赢钱 www.sdgqhb.com.cn


  公訴機關以王海洋涉嫌受賄罪提起公訴。一審歷下區法院判決王海洋犯受賄罪。王海洋不服,以自己不屬國家工作人員為由提起上訴。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改判王海洋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

  裁判理由

  根據最高院2001年給重慶高院的批復、2003年的《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國家出資企業意見》等規定,刑法意義上的國有公司僅限于國有獨資公司,這也是長期刑事司法實踐中一貫掌握的標準。

  王海洋所在的中建八局第一公司,屬中建八局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依照“誰投資,誰擁有產權”的原則,中建八局公司的國有性質決定了中建八局第一公司的國有性質。中建八局公司屬于中建股份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因此中建股份公司的國有性質決定中建八局第一公司的國有性質。由于中建股份公司屬于占股60%的國有控股公司,因此中建八局第一公司屬于國有控股公司,不屬于刑法意義上的國有公司。所以王海洋不屬于國有公司從事公務的人員。由于其上級公司為國有控股公司,故也不屬于國有公司委派到非國有公司任職的情形。

  又根據《國家出資企業意見》的規定:“經國家出資企業中負有管理、監督國有資產職責的組織批準或者研究決定,代表其在國有控股、參股公司及其分支機構中從事組織、領導、監督、經營、管理工作的人員,應當認定為國家工作人員?!閉飫锏摹白櫓敝饕侵干霞痘蛘弒炯豆頁鱟勢笠的誆康牡澄?、黨政聯席會。但本案中王海洋是經本公司總經理辦公會研究決定任命,并非經黨委、黨政聯席會批準或者研究決定任命,因此王海洋不是國家工作人員,故改判。

  國企人員

  根據2005年最高院《關于如何認定國有控股、參股股份有限公司中的國有公司、企業人員的解釋》的規定,國有公司、企業委派到國有控股、參股公司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國有公司、企業人員論。根據該條司法解釋,刑法上針對第三章第三節妨害公司企業管理秩序罪的國企僅指國有獨資公司、企業。但《國家出資企業意見》又規定,國家出資企業中的國家工作人員在公司、企業改制或者國有資產處置過程中嚴重不負責任、濫用職權,或者徇私舞弊將國有資產低價折股或者低價出售給其本人未持有股份的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個人,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以國有企業人員失職罪或者國有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徇私舞弊低價折股、出售國有資產罪定罪處罰。意見將國有出資企業的國家工作人員等同于國企人員,雖然從法理上講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則,因為國有出資企業不等于國企,國家出資企業中的國家工作人員不一定是國企人員。但在司法實踐中,司法工作人員會采用《國家出資企業意見》,將國有出資企業的國家工作人員視為國企工作人員,甚至將非法經營同類營業罪的國企等同為國有出資企業。

  【案例】(指導性案例):童某等人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還是國企人員濫用職權罪

  2010年11月,國有控股的中國工商銀行神木支行(簡稱神木支行)行長童某為解決經費不足和職工福利問題,授意辦公室主任張某以虛擬項目的方式,向其上級行榆林分行套取維修費、燃料費、綠化費合計 360余萬元。后經行長辦公會決定,將其中120余萬元以春節福利、專項獎勵的名義發放給全體職工。

  2012年公訴機關指控童某、張某犯私分國有資產罪,法院認為貪污賄賂罪的國企應當是國家獨資企業,因此童某、張某不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但依據《國家出資企業意見》,國家出資企業中的國家工作人員在企業國有資產處置過程中濫用職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應當定國企人員濫用職權罪。最終判決童某、張某犯國企人員濫用職權罪。

  非國家工作人員

  該類人員為國企中不從事公務的人員,包括國有獨資企業中的不具備職權內容的勞務活動工作者,如工勤人員、售貨員。國有控股、參股企業中不是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委派的人員。雖然不是國家工作人員,但在企業運營中行駛公權力、管理國有資產時,也應由監察委管轄。

  【案例】(公報案例):張某某等人是構成貪污罪還是職務侵占罪

  1999年,張某某在被聘為福建省廈門市象嶼儲運有限公司(由兩家國有獨資公司投資設立的國企,以下簡稱儲運公司)門衛后,利用其負責檢查、看管象嶼保稅區海關驗貨場內集裝箱貨柜之職務便利,伙同被告人黃某某竊取廈門象嶼南光五礦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寄存在海關驗貨場的3個集裝箱貨柜,價值65萬余元。

  檢察機關以被告人張某某、黃某某犯貪污罪提起公訴。法院認為:儲運公司雖是兩家國有公司投資設立的股份公司,該公司保管的財產雖可列為經手管理的國有財產,但被告人張某某只是從事管驗貨場的勞務工作,是一般工勤人員,既不屬于在“國企中從事公務的人員”,也不屬于“受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因此不能成為貪污罪的主體,最終判處兩人構成職務侵占罪。從判例可以看出國有獨資企業中不從事公務的人員,屬于非國家工作人員,不符合刑法貪污賄賂罪、瀆職罪的犯罪主體。

  綜上所述,國企管理人員在刑法中包括國有出資企業中的國家工作人員、國企人員,非國家工作人員三類(如下圖)。



  【案例】(中紀委監察委網站案例):國家出資企業中監察對象的認定

  某國有控股銀行A市分行下屬支行副行長李某某,由A市分行黨委會議討論決定任命。2008年至2012年,李某某在擔任副行長期間,利用貸款發放、貸后風險控制管理等職權便利,為Z省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獲得商業貸款提供幫助,約定以88萬元從徐某處低價購買價值為171.7933萬元房產一套,并簽訂購房合同并實際支付購房款87.8424萬元,并辦理房產證。

  爭議焦點:李某某是否屬于監察對象、構成何罪以及犯罪數額多少。

 ?。?)李某某屬于監察對象

  刑法中國企指國有獨資企業,不包括國有控股、參股這兩類國家出資企業。但《國家監察委員會管轄規定(試行)》對國企管理人員范圍作出明確規定,包括國有獨資、控股、參股等國家出資企業中由黨組織提名、推薦、任命、批準等從事領導、組織、管理、監督等活動的人員。所以,認定監察對象應注重監察法立法本意,聚焦行使公權力的本質。目前國有銀行都改制為國有控股企業,為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防止國有資產流失,國有控股企業任免有關人員對國有控股、參股企業中的國有資產進行監督、經營、管理,屬行使公權力,這些人員也屬監察對象。本案中,李某某是經A市分行黨委決定任命的副行長,作為國有股權代表在國有控股企業從事監督、經營、管理工作,因此李某某屬于監察對象。

 ?。?)李某某構成受賄罪

  李某某的身份成為認定其是否構成受賄罪的關鍵,即李某某是否屬于國家工作人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被告人王文光、郭旭輝挪用公款一案請示的批復》(〔2008〕刑他字第52號)擴張了委派主體,認為黨委也是有權委派機關。又根據《國家出資企業意見》,確立了國家出資企業中負有管理、監督國有資產職責的組織為委派的主體,雖沒有明確哪些組織屬于“負有管理、監督國有資產職責的組織”。但基于黨管干部和民主集中制的組織原則,國有控股企業、參股企業重要人事任免都需黨組織集體研究決定,黨委被認為代表國家在上述企業中行使管理監督職責,因此這里的“組織”,除國有資產監督管理機構外,主要是指上級或者本級國家出資企業內部的黨委、黨政聯席會。本案中,李某某是由A市分行黨委會議討論決定任命的下屬支行副行長,屬于國家工作人員,符合受賄罪的主體要件,結合主客觀方面,李某某構成受賄罪。

 ?。?)犯罪數額的確定

  交易型受賄以交易時當地的市場價與實際支付價之間的差額作為受賄數額,簽訂合同的時間為“交易時”的時間節點;沒有簽訂合同的情況下,以行為人實際控制受賄財物時間作為節點。本案中,房地產公司內部對給予客戶的價格優惠加以規定:優惠1%-3%不等。但調查發現,同期、同質、同小區內的商品房購買方很多享受到10%的最高優惠,考慮到10%最高優惠是商品經營者事先設定的不針對特定人的優惠折扣,基于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一審最后確定李某某的受賄數額為:171.7933×(1-10%)-87.8424=66.77157萬元。二審也維持了該判決。

  國企管理人員在運營、管理、監督國有資產中負有重大責任,一旦行為不當,可能觸犯刑法中的不同罪名,具體觸犯什么罪名,請看下篇文章“懸在國企管理人員頭上的達摩克斯之?!?。